当窗理云鬓 对镜帖花黄

发布时间:2022/01/22 来源:本站发布 点击量:

  新年娶媳妇过年,新年穿新衣戴新帽,欢欢喜喜过大年,这是几千年我国人的心之向往,更是一种根植于文明的传统礼俗。
  一首《木兰辞》展现了古代女子浴血沙场的英姿,巾帼不让须眉。战役完毕回归故乡,代父从军的花木兰脱下战时袍,康复女儿身,梳妆打扮,尽显小女子的姿态。“阿姊闻妹来,当户理红妆”“当窗理云鬓,对镜帖花黄。”《木兰辞》中的“红妆”“额黄妆”,其实是在释教艺术影响下诞生的一种古代妇女妆饰,产生于南北朝时期,反映了特定的时代背景和人文风貌。笔者新著《褒衣洒脱博带宽——六朝人的衣柜》,便是一本关于魏晋南北朝时期,尤其是六朝新年婚俗的妆容与服饰时髦的解读。
  一.婚嫁新娘用红妆
  红妆即红粉妆,以胭脂、红粉涂抹脸部。红妆在秦汉时期现已出现,魏晋南北朝时得以发挥,较为盛行,这一时期的诗篇有红妆的反映。南朝齐谢朓《赠王主簿》云:“日落窗中坐,红妆好颜色”,女人着红妆也契合其性别身份,更能展现出女人的妖娆。
  红妆是南北朝时期女子出阁成婚的常用妆容。对于赤色的崇尚,由来已久,依照五行学说,朝代替换,也要正朔色。以木为德,其色崇青;以土为德,其色尚黄;以金为德,其色崇白;以火为德,其色尚红;以水为德,其色崇黑。赤色在周代、汉代都受到推重,周代官员喜爱穿戴红玉一般颜色的细毛袍子;汉高祖刘邦号称赤帝子,汉代尚红。南北朝时期没有构成明代以降的赤色婚服准则,可是因为赤色有兴旺的寓意,加上胭脂在此刻已由北方传入华夏,因此,红妆在女子中盛行,婚礼中新娘妆容亦倾向于红妆。梁简文帝《美人晨妆》亦云:“娇羞不肯出,犹言妆未成。青黛随眉广,燕脂逐脸生。”施了胭脂红妆的女人愈加妩媚动人。
  除了红妆外,魏晋南北朝时期妆饰还有酒晕妆、桃花妆、飞霞妆、晓霞妆、面靥妆、半面妆、斜红妆、啼妆、紫妆、点妆等多种,造型上较为夸大。
  二.女人扮美帖额黄
  新娘是女人一生最美的时刻。爱美的女人,尤其是出阁的新娘,对于梳妆打扮那是刻意寻求。南北朝时期的女子除了两颊的妆容,还有脑门的妆饰。《木兰辞》中“当窗理云鬓,对镜帖花黄”,前者说发型,后者说额妆。
  受释教艺术影响,此刻的女人盛行在脑门涂黄、贴黄,黏贴在额上的薄片又称花黄。梁代江洪《咏歌姬》云:“薄鬓约微黄,轻红澹铅脸。”梁代简文帝萧纲的后宫妃子盛行作额黄妆,简文帝每天所见,印象深刻,因此在他的诗篇中屡有反映,《美女篇》云:“约黄能效月,裁金巧作星。”《戏赠丽人》云:“同安鬟里拔,异作额间黄。”这些薄片除了染成金黄,也有染成霁红或翠绿等色剪作花、鸟、鱼等形,张贴于脑门、酒靥、嘴角、鬓边等处,成为面饰的一种,因贴的部位不同,形状色泽不同,又称为花胜、罗胜、翠钿、金钿等名称。
  对于“花黄”,有的观念倾向于便是额黄妆,有的则持否定的观念,以为贴花黄已脱离了额黄的范畴,更多地挨近花钿的妆饰。前面现已阐明额黄妆有两种,一是染色,二是贴黄,后者与花钿有近似,可是贴的是染黄的薄片,依然属于额黄妆的范畴,至于花钿所贴饰品颜色较之花黄更丰富。花钿是古时妇女脸上的一种花饰,又称花子、花钿。有观念以为梅花妆即是花钿,不精确。我在拙著《褒衣洒脱博带宽——六朝人的衣柜》中有论说:寿阳公主的梅花妆确有与花钿相似之处,即在额上画出花瓣妆或用花瓣饰品贴在额上。可是花钿使用金属原料后,花钿分为两种:无脚花钿与有脚花钿。前者与梅花妆挨近,以薄片饰品贴额上。后者则是花钿金属原料,连接上短柄,插到发髻上,成为发簪。
  考古发现,两晋时期现已出现薄片饰品与连短柄的这两种花钿,江苏南京北郊、郭家山、幕府山、中华门外南山顶等多处晋墓出土了金质花钿什物,薄片花瓣形花钿与有短柄的鸡心形花钿都有。梁朝庾肩吾《冬晓诗》:“萦鬟起照镜,谁忍插花钿。”留意诗中说的是“插花钿”,而不是贴花钿,也不是“对镜贴花黄”的行为。南朝徐陵《玉台新咏·序》也有“反插金钿”之语。
  三.高髻彰显特性
  以东吴、东晋、南朝为朝代概念的六朝时期思想开放,特性彰显,给女人提供了寻求美丽,展现美感,创造美事的空间。此刻的妇女发式,呈现出多种多样,花样百出,争奇斗艳,各领风骚的状况。发式有反绾髻、百花髻、芙蓉归云髻、凌云髻、随云髻、盘恒髻等。缬子髻形制为编发为环,以色带束之。盘恒髻,形制为梳挽时将发掠至头顶,合为一束,盘旋成髻,远望如层层叠云。飞天髻形制为梳挽时将发掠至头顶,分成数股,每股弯成圆环,直耸于上。
  东晋顾恺之《洛神赋图》中描绘了灵蛇髻。整理时将发掠至头顶,编成一股、双股或多股,然后盘成各种环形。因为发式扭转自如,如同游蛇蜿蜒、灵动,故名。传说灵蛇髻为魏文帝皇后甄氏创制。《采兰杂志》记载:“甄后入既魏宫,宫廷有一绿蛇。……每日后梳妆,则盘结一髻于后前。后异之,因效而为髻,巧夺天工。故后髻每日不同,号为灵蛇髻。宫人拟之,十不得其一二。”
  自两晋以来,南边妇女的发式就渐趋巨大,社会时髦,尤其是女人以高发髻为美。《晋书·五行志》记载:“太元中,公主妇女必缓鬓倾髻,以为盛饰。用发既多,不行恒戴,乃先于木及笼上装之,名曰假髻。至于贫家,不能自办,自号无头,就人借头。”妇女头发整理的发髻,依然达不到社会时髦推重的挺拔发髻,女人就借助木笼,做成巨大的假发髻。这种假发、假髻、借头相当于今日戏剧中的“假头套”,可是比假头套要巨大。庾信《春赋》有云:“钗朵多而讶重,髻鬟高而畏风。”巨大的发髻在头顶上构成一个巨大的盘结,挺拔,造型奇特,可以衬托出身材的细长,有强烈的视觉效果。
  四.褒衣博带成时髦
  从魏晋到南北朝时期,我国的服饰首要有两种形式:一是汉族服式,即秉承秦汉旧制;二是少量民族服饰,秉承北方习俗。
  其时,衫是汉族男子的首要服饰。衫和袍在样式上具有十分显着的差异:依照汉代的习俗,但凡称为袍的,袖口应收敛,且装有祛口;而衫却不需要祛口,袖口非常宽阔。因为衫基本不受束缚,因此魏晋时期的服装日趋宽博,这也成了其时的习俗,并对南北朝服饰产生了巨大影响,无论是王公贵族、文人雅士仍是平民百姓,都以褒衣博带、宽衫大袖为尚。《洛阳迦蓝记》云:“羽仪服式,悉如魏法。江表士庶,竞相模楷,褒衣博带,被及秣陵。”文人雅士最喜爱穿衫,广大的衫子成为其时最具特性化的服饰,以嵇康、阮籍为代表的竹林七贤就好穿广大的衫子。竹林七贤基本上都做过官,可是他们“越名教而任天然”,抛弃官职,甘于做山野之人,操琴长啸,寄情山林。他们穿的服饰不是官服,而是百姓的服饰,广大的衫子,洒脱的风姿,是他们蔑视权贵,轻视世俗,尽情山水,精神奔放的最好描写。
  从东晋一直到南朝各代,服装首要的发展方向是趋向宽松肥壮。《晋书·五行志》云:“晋末皆冠小而衣裳广博,风流相仿,舆台成俗。”其原因无外乎士大夫生活闲适,尽情放达,寻求洒脱的感觉,“褒衣博带”正好表现出洒脱之感。直到梁代,士大夫还喜爱穿肥壮的衣服,系着宽松的长带,头戴高帽,足蹬高齿木屐,仪态洒脱从容。
当窗理云鬓 对镜帖花黄
  五.女人服饰上俭下丰
  六朝时期的女人一般上身穿衫、襦,下身穿裙子,样式多上俭下丰,裙子曳地,下摆宽松,以达到俊俏洒脱的美学效果。
  贵族妇女的服装尽管还有长裙曳地、宽衣广袖,可是现已逐渐减少,代之以交领长裙或上衣下裙分装。裙外腰间加有带若干飘带的斜角形、三角形围腰。此刻的襦衫以瘦弱紧身为尚,衣袖宽窄不一。裙长盖于脚面。裙是以上俭下丰的斜片布料拼合而成,裙摆较为广大。在江苏南京石子岗、幕府山等地出土的六朝侍女陶俑中,可以看到这种服饰的风格。
  六朝时期的婚服表现“上俭下丰”即上窄下宽的风格,沈从文先生考证面料则选用白色薄质丝绸制造。留意,并不是后来的赤色婚服。上衣以衫子为主,外罩短襦,下裳为裙。衫有单层与夹层之分,沈约《少年新婚中咏》诗云:“裙开见玉趾,衫薄映凝肤。”说的是单衫,轻薄透明,可是古代婚礼一般不在夏日,集中于冬天的新年等节庆日,新娘内穿薄衫外套短襦,披夹衫等。举行新婚仪式时,新娘要风姿不要温度穿薄衫也是常事,今日的婚礼活动中,新娘穿婚纱楚楚“冻(动)”人也是相同。殷实人家,婚礼大厅里也会点上炉火,提高室温。
  六朝人寻求服饰之美,创造服饰光辉,固然有彰显特性,陶醉美感的要素,也有“为悦己者容”的激情与豪迈。六朝男性率性而动,不拘礼节,六朝女人何曾不是敢作敢为敢爱的主?婚礼中的女人更是扮美妆靓,广袖舞翩翩,纤腰更娉婷,薄透时髦美,裙长身姿秀。
  寻求美是人的天性,衣冠于人,如金装在佛,其效果不仅在遮身暖体,更具有美化的功能。几乎是从服饰起源的那天起,人们就已将其生活习俗、审美情趣、颜色喜好,以及种种文明心态、宗教观念,都沉淀于服饰之中,构筑成了中华服饰文明精神文明的内在。精神活泼、思想解放、尊崇特性的六朝,“褒衣博带”风尚,“上俭下丰”风格,“傅粉施朱”妆容,“挺拔如云”发式,无一不彰显六朝的社会风情,表现服饰文明格调。六朝之美,美在特性,美在衣尚,美在文明。
 
相关文章推荐
危急时刻车底奋勇救人

危急时刻车底奋勇救人

简介:路遇事故,是冷酷脱离,仍是挑选施救...
社区疫情防控“花式宣传”入人心

社区疫情防控“花式宣传”入人心

简介:春节将至,面对严峻杂乱的疫情防控形...
“暖冬游”热度不减 特色景点旅行旺

“暖冬游”热度不减 特色景点旅行旺

简介:寒冬岁暮听风雪,静待春来万物生。气...
当窗理云鬓 对镜帖花黄

当窗理云鬓 对镜帖花黄

简介:新年娶媳妇过年,新年穿新衣戴新帽,...
你的手机安全吗?

你的手机安全吗?

简介:1.下载任何软件,一定要在官方正规渠道...

我要评论

评论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