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声“谢谢” 再累也值

发布时间:2022/07/06 来源:本站发布 点击量:

  近年来,我国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、消费结构加快晋级、消费领域新业态、新模式蓬勃鼓起,这些要素与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发展相结合,催生了一大批新作业。日前,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、国家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“互联网营销师”等9个新作业。
  新作业带动新作业,新作业蕴含新机遇。从事新作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会?新作业给人们的作业、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?从业者有怎样的感触和期盼?近期本报记者体会了网约配送员、互联网营销师、连锁运营管理师等新作业,感触从业者的作业风采。
  ——编者
  不管是三伏天酷日当头,仍是三九天刮风下雪,街头总有这么一群人:戴着头盔、穿着工服,骑着装有配送箱的电动车、摩托车,奔波在取餐、送餐的路上。他们,往往被人们称为“外卖小哥”。本年2月公布的国家作业分类目录中,“外卖小哥”被确定成为正式的新作业——“网约配送员”。
  跟着互联网技术与本地生活服务业的深度交融,外卖、药品、生鲜等即时配送需求迅速增加,网约配送员的作业规划也不断扩大。这个新作业每天的作业状态是怎样的?有哪些辛苦和快乐?他们为什么乐意挑选这个在外人眼里较为辛苦的作业?记者跟从一名网约配送员展开了体会采访。
水平
  “能早一分钟,绝不晚一分钟”
  在订单高峰期,秦帅很少坐电梯,而是爬楼梯,一口气爬上22楼都不觉得太吃力
  三伏天的中午,气温超过34摄氏度。记者和美团“外卖小哥”秦帅一同坐在北京市朝阳区常营地铁站外马路边的阴凉处,等候体系派单。
  “来了!”12点15分,听到“叮咚”一声响,秦帅迅速翻开手机里的APP,点击“承认接单”。
  “我们快点!不远,就在周围的商场。”一边说着,秦帅一边动身,叫上记者一同小跑着赶往取餐的门店。
  取到餐后,秦帅看了一眼送餐地址,随口说了句:“命运不错!”
  “为什么?”记者看着订单上的地址,是邻近一个写字楼的806房间,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  “10楼以下都算命运好。”秦帅说,“我们快走,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  上车、发动、出发,对记者来说,想操纵好这辆两轮电动车并不那么容易。一路上,迎面有些风,也是热的。顶着太阳骑了几分钟,身上就开端不断冒汗了。十几分钟后,我俩终于到了订餐者地点的写字楼,这时离外卖送达的最终时刻还剩10分钟。记者觉得时刻还比较宽裕,停车后想喘口气,而秦帅却在周围大喊:“别停,快走!”
  又是一路小跑,到了写字楼一楼的电梯口,记者计划等电梯,而秦帅却说,“这个写字楼的电梯,总是需求排队。在订单高峰期,为了按时送达,我很少坐电梯,而是爬楼梯,我们快走吧!10层以下还比较省力。”
  12点42分,记者跟从秦帅爬了8层楼,终于把餐品送到订餐顾客手中,这时离接单体系要求的最终送达时刻只要3分钟了。“好险!”记者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,就累得气喘吁吁地坐在楼梯台阶上了。
  从早晨6点上线接单,到晚上8点左右下线中止接单,秦帅从业一年多,累计骑行33674公里,每天都配送几十单,骑行100多公里。在当月的“骑手排行榜”中,秦帅的订单达到1179单,在片区一切骑手中排第一名,也就是我们口中的“单王”。
  “难怪人家是‘单王’,送餐时我们都是走,秦帅基本是跑。”在记者和秦帅等单期间,他的搭档插话说。
  说起“跑”,秦帅的确有根柢。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,每逢校园运动会,100米、200米、1000米比赛,秦帅拿了不少第一名。当了“外卖小哥”,他一口气爬上22楼,都没觉得太吃力。
  “能早一分钟,绝不晚一分钟。”送外卖关键是“快”,从业一年多来,秦帅不仅配送的订单多,按时率、好评率也高。前不久,国家公布了新一批作业名单,“外卖小哥”有了规范作业称谓——“网约配送员”,这让秦帅很欣慰,“这是国家对咱这群‘小哥’的正式认可,我要撸起袖子加油干,给更多人‘配送’便利。”
  “要想外卖送得快、送得多,除了靠腿,更要用心”
  订单高峰期以外的时刻自在,每月收入稳定在1万元出面
  记者发现,送外卖看似简略,其实有不少学识。怎么抢单、抢什么样的单,都有讲究。
  一次,接单手机“叮咚”一声,记者刚想帮着抢单,被秦帅一会儿拦住了:“你看,这个单要求30分钟送达,而现在是下班高峰,从咱这儿出发,路上至少20分钟,其中有两个路口,红绿灯时刻特别长。这单抢下来,假如不能按时送达,这活儿就白干了。最好让邻近的‘小哥’去抢。”
  秦帅说,要想外卖送得快、送得多,除了靠腿,更要用心。
  “送外卖有不少诀窍,也需求提前做足‘功课’。”秦帅说,在他常常服务的约5公里的配送半径范围内,简直一切小区的方位、楼号等情况,都已经刻在了他的脑子里。哪个路口的红绿灯等候时刻长、哪几栋楼能够抄近道……“看到订单地址的第一时刻,送餐路线图就已经在脑子里规划好了。”
  “天天这样,你不累吗?”记者问。
  “说不累是不或许的,但每次听到客户在收到外卖后说的一声‘谢谢’,再苦再累也觉得值!”秦帅说。
  2015年,刚满18岁的秦帅,怀揣愿望,订了一张火车票,就从山东聊城老家来到北京,“其时没多想,就觉着北京机会多,来见见世面。”
  秦帅先是在一家餐馆打工。从餐厅后厨配菜做起,做到后厨领班、店长助理再到外卖店长,靠着自己的尽力,秦帅的作业挺顺畅,收入也是一路增加,每个月能领到五六千元。
  2018年末,秦帅决议转行做“外卖小哥”。他的朋友有些不解:“好好的店长不做,干吗要去送外卖?”
  但秦帅有自己的想法。做店长一天忙到晚;而做网约配送员,忙得很有节奏。在订单高峰期以外的时刻,自己能够自在支配,能够看电影、听音乐,还能够看书充电,“这种作业节奏,我觉得收获更大。”
  现在,秦帅一个月下来,收入稳定在1万元出面。上一年春节前,秦帅和老家的爸爸妈妈商议好,春节假期留在北京持续干,等节后再回家省亲。春节期间,秦帅的订单量不少,有一天最多配送了将近100单。“晚上10点多回到宿舍,背一挨床就睡着了。”尽管累,但比及月底发工资,看着1.4万多元的工资条,秦帅“很满足”。
  “过几年,想回老家和哥哥一同开超市”
  送外卖能接触到物流配送、互联网管理等许多常识,将来自己创业时更有底气
  记者在体会时发现,配送订单主要会集在中午和晚上的高峰期,而在其他时刻,基本上就是一些零散订单,能够好好喘口气。对“外卖小哥”来说,考虑最多的是作业前景。
  尽管收入不错,但秦帅也知道,送外卖毕竟是个体力活,跟着年纪增加,未必能一向轻松地干下去。提早考虑下一步的作业很有必要。
  “过几年,想回老家和哥哥一同开超市。”繁忙往后,记者和秦帅终于有时刻坐下来,聊起将来的作业规划。
  秦帅说,“外卖小哥”其实也有不少发展方向。比如,有的人挑选持续据守外卖行业,尽管不做一线配送员,但能够到配送站点从事管理作业;也有人回到餐厅,从事饭店管理。秦帅的哥哥在江苏南京市作业,两人常常在闲暇时通电话,一同探讨将来的计划。一同回家开超市,是秦帅的提议。
  “做了这么多年的餐饮,为什么不开餐厅?”记者有些好奇。
  “或许是兴趣原因,也有家庭原因。”秦帅说,自己很小的时候,父亲就在老家乡镇上开了家超市。打小开端,他就跟着父亲一同去给他人送货。现在自己长大了,就想“子承父业”,把超市做得更大。
  秦帅说,网约配送员这个新作业能接触到物流配送、互联网管理等许多方面常识,给将来开超市带来不少启示。
  “现在各行各业都在拥抱互联网,将来开超市也不例外。”秦帅觉得,即便是在老家开超市,或许也要走线下线上交融的新路子,甚至要开无人超市,才能跟他人不一样,让顾客觉得新鲜,生意会更好。
  “拿开超市来说,现在不仅要做好门店运营,还要开展到家服务、送货上门,将来假如自己的超市注册到家服务,凭着自己几年送外卖的经历,能更好地去管理订单、翻开销路。”
  作业中积累经历,作业之余也在学习。翻开手机APP,秦帅很快就找出“在线学习”的页面。在这个页面,有美团大学为网约配送员提供的课程,不仅包含了关于配送的专业技能常识,还有管理等方面的训练课程,都能够免费学习。
  “将来要把这些体系地学习一遍,让自己创业时更有底气。”秦帅说。
 
相关文章推荐
艺术夏令营该怎么搬到线上?

艺术夏令营该怎么搬到线上?

简介:昨天上午,中山公园音乐堂里,当中央...
如何让“亲子共读”更有效、更科学?

如何让“亲子共读”更有效、更科学?

简介:▲不能直接把对孩子发生不良影响的书...
一声“谢谢” 再累也值

一声“谢谢” 再累也值

简介:近年来,我国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、...
端午杂忆

端午杂忆

简介:我的家园在信江的支流互利河边上,间...
防晒品遇热走俏

防晒品遇热走俏

简介:炎炎烈日下,太阳帽、太阳镜、太阳伞...

我要评论

评论
暂无评论